紙筆墨by CHF 

新手諮詢、玩家的心路歷程、收藏心得及體驗

版主: 管理團隊

Re: 紙筆墨by CHF/萬用手冊箋葉的運用3

文章CHF狗爺 » 30日 5月 2013年, 07:22:45

萬用手冊箋葉的運用3

有新的朋友,請細看這裡貼的筆記箋葉,箋葉呈現了用哪種筆,往往就是3776 EF或UEF,因為箋葉空間小,粗筆無法用,也能看到使用黑藍兩種墨水,我很少外買箋葉,切割紙張和打孔都是自己做的。此處也看到史賓賽筆法的運用,由於該書法囊括了十九世紀以至於二十世紀美國人書法習慣,拿掉了花筆部分,該書法依然有許多啟示,如i的上面一點要打得高一點,大寫字母的寫法等,使得筆記中的草書書法能夠辨認。

左邊一頁,寫於2013年,5月28日,可看右上角,裡面有三個字:angina, myocardial infraction, embolism,其中,embolism條目下,注記了另一字 thrombus。

這些字的條目之首,僅接該字的entry,有語源記錄,注記了該字的來源,使用印刷體。這三個字,並未完全英文字義解釋,其中夾有中文,為何?我們是雙語者,加入中文有益於記憶。這些字都和我自己現行健康問題有關的心血管專有名詞。 angina是心絞痛,myocardial infraction是心肌梗塞,embolism是血管堵塞。堵塞精確的字是 thrombosis 和thrombus,寫在embolism條目之中,做為比較。
我一生都是講實用的,沒實用價值,是不會花心神的。就算詩詞,也因為可以和作者共鳴,才研究的,史學可以有借鏡,理同。這頁筆記說明了,我自己的健康問題,他日一旦發作心血管問題,呼叫救護車以及在急診室裡面,我就會用精確的醫學名詞,告訴醫護人員,免生誤會,耽誤了救命。

此處強調使用電子字典,並有真人發音。這些字都很難發音,若無真人發音的學習,就是會拼這些字也無用,別人講,聽不懂,自己講,別人聽不懂。

字源上,angina,拉丁文意思是 squeeze,希臘文是 strangle,所以是絞痛。中文的絞,十分傳神。

embolism,希臘文意思是 insert,但是 thrombus,意思類似,卻更精確,希臘文意思是 clot,也就凝結塊狀的意思。血栓應用 thrombosis,使用embolism雖然可以,卻隔了一層,那是甚麼東西(mass)堵住了血管的意思。

目前還在使用抗凝血劑。以上字詞,居住在北美,沒台灣方便。在台灣急救,我只要能講:這是心肌梗概,可能有血栓,就可以昏迷了,在多城,我必須講英語。為了救命才寫下這些字。

這些字歸納在 Medical概念之下。從這幾個字,可以回憶到 Medical概念下很多字,這是羅傑筆記龐大的力量來源。

********

右邊一頁概念是運動 (Movements),次概念是 Walk/Run。

本頁總共溫習了五次,從2011年7月到 2013年5月,歷時兩年多。

裡面有幾個字:strut,scamper,scramble,lurch。有字源的只有 strut和scamper。

strut,舊英文拼音為 strutian,意思是 protrude stiffly(直挺挺的意思),又有 wasp的意思,wasp意思是:新教徒,神氣巴拉的。字義是:walk in arrogant way。
不難了解,語源中講得直挺挺的,可以形容走路。此字既然有直挺挺的意思,和直挺挺的東西有關,所以相似字為 support, bar,rod。這是多義字,因為本頁是Movements,多義不談。本字直挺挺的語源概念,可以演申為支撐以及棒子,鐵條等類東西。

scamper,荷蘭語源為 schampen ,意思是slip away (溜跑),拉丁文campus,是 field (場地)的意思,合在一起,從一個場地溜跑。
相似詞:scurry,scuttle,相反詞:dawdle, loiter。
概念上,顯然就是老鼠逃竄的意思。

scramble,無語源,相似詞為 stampede,rush,commotion,dash。
字義為:clamber。意思為手腳並用,
此字和 scamper,在快速運動上有重疊,但是本字更有手腳並用的急速運動。如敗軍撤退,可用本字。

Lurch,無語源,相似詞為:motion,roll,stagger,wobble,heave。
字義為:move unsteadily,move violently。
也就是走路搖搖擺擺,吃力的意思。

我們看到,英文這些字,字義並不容易記憶,搭配了概念化,以及語源,相似詞,相反詞,與字義,還不夠,所以我溫習了五遍。大約是可以記得和使用了。

這一頁,在2011年時,我還沒有接觸史賓賽書法,草書不會寫,當時記下了 strut一個字,後來接觸了史賓賽書法,寫下了 scamper,scramble,lurch。可以比較辨識度。能看懂,我就成功了。自己的評估認為絕對可以用了。

羅傑筆記,有兩部份,此處介紹的是主體,另有Bridging,容我慢寫。
附加檔案
萬用手冊箋葉.英文筆記01-s.jpg
CHF狗爺
筆友.
 
文章: 3805
註冊時間: 25日 1月 2007年, 22:23:35

Re: 紙筆墨by CHF/萬用手冊箋葉的運用4

文章CHF狗爺 » 31日 5月 2013年, 02:36:24

萬用手冊箋葉的運用4

一定有朋友問:這種筆記,不若使用電腦來做,豈不更為圓滿。此說不確。我看Nickshaw回應朋友,認為手寫筆記或抄書與電腦搞得不一樣,他說得對,他甚至就是搞電子和電腦為職業的人。兩年前,承他惠贈傷寒論手抄本。

這種筆記,使用個人手寫,用以增強記憶和領悟,手寫筆記有心手合一的本質,並參有個人書法特性,達到的效果非電腦可取代。所謂個人書法,在乎個人獨特手跡。基於如此道理,準備以這種方法學習者,必須先修正書法,不論中英書法,不能為人為己辨識的胡寫,筆法,都該革除。其首要,正是辨識,英文,我採用史賓賽書法,修正過去的胡寫;中文方面,最多只能是行書,至少是楷書。不可以有大草。中文大草,只能抒發情緒,如蘇軾講的:心有塊壘,援筆書寫,頓覺暢快(非原文)一般。

大凡學習,涉及記憶者,首要重覆書寫,每次溫習就用自己的手,用筆在紙上寫幾遍,重覆為學習知不二法門,其次要擺托巴夫洛夫講的條件反射,在任何情境下,均能正確反應。羅傑筆記強調使用真人發音的電字字典,每個字詞,至少聆聽發音十次,這是增強記憶著眼。至於擺脫巴夫洛夫的條件反射,請細看說明如下:

我在過去的多年來,從卡式錄音機,以至於今日的數位錄音機(非錄音筆,筆錄音筆精密),只要是有英語音源,一旦聽不懂,錄音反覆理解。基本來講,聽力在面對西人講英語,聽力達98%以上,英語廣播因為電台講者發音清晰,至少達90%以上。惟獨電影對白就難一點,南腔北調還不說,講話往往甚快。今年旅台期間,發覺了條件制約現象:只要因源放入錄音機播放者,能夠聽懂,反而看電影時,聽到對白,有時後聽不懂。我實驗了幾次,只要閉眼用耳來聽就能聽懂,看著電影連續活動圖片來聽對白,有時就聽不懂。原因來自於巴夫洛夫的條件反射。反射條件無形中受到閉眼和錄音機的制約。當我發現,不看電影圖片,只要一閉眼,使用聽覺,幾乎都能聽懂的制約反應形成了。今年開始,不再錄音。若干年前就該停止了。但是對初學和中級學習英語文者,錄音機依然是必備器材。這種制約形成,大多發生在英語文已經是高階程度以上者身上。我聽西人講話,不時整個句子能在名堂浮現為一串字,有時他們還沒講下一個字,也能猜到是甚麼字。如此這般。
*英文是有些缺陷的語文,往往容易混淆。電台播音員受過訓練,講話是一字一字的,全用標準英語(分美語與英語),有如有聲書講者一般。電影不然。

同樣道理發生在羅傑筆記上面,用自己具有個人風格的書法,手寫筆記,比較能夠脫離條件反射,若是使用電腦寫這本筆記,不知不覺就陷入電腦和印刷體的條件反射。和巴夫洛夫拿來實驗的狗一樣,條件反射設在鈴聲。我因此主張:不管中英文的書法磨練,用於讀書上時和用於為書法而書法時不同,宜於讀帖而非臨帖。不管寫的如何類似古人,只要那不是自己的手筆,很難在明堂中閃現所學的內容。如此就是陷入條件反射了。為書法而書法,臨帖後逐漸蛻變為自己的手筆,絕非三年功夫可以達到的。問題是,我們沒那麼多歲月和時間,等到蛻變後才來寫英文筆記或中文抄書。所以讀帖的功能只在「法其意」上面,修正自己不合格的書法,想想,寫的字連自己都看不懂那樣糟糕,還有甚麼記憶可言呢?投入抄寫和筆記時,不時還是要讀帖,根據使用經驗,幾度修正自己。所以我講,手寫書體首要就在人我均能辨識,逐漸磨出個人書法,以此書法的熟悉,喚起記憶。這也是巴夫洛夫原理,但是擺脫了所有外在牽連。

我和Car講過:他抄書的字,字字都有「誠」,誠不是英文的 sincere,那是面對自己產生的精神力量。當然,他抄經典書籍,受益比一般人一直抄寫某些唐詩和佛書不同。後來我才知道Car是佛徒,抄寫佛經可能鍛練了誠。假設他抄寫心經,會比把心經當做書法練習的材料者受益多。以此誠來抄其他經典,可以想向效益。這理講的,已經涉及了儒家哲學,太深了些。朋友慢慢體會所言。
* 我知道幾年前,他抄寫完成了禪林寶訓。Very impressive!

上述頗難理解,此處可做比喻來增加體會:

我有抽煙惡習,抽菸之習慣形成,往往是條件反射,譬如說,做在桌前,一開始打字,就想抽菸,或是碰到美麗異性或緊張時,就渴望抽菸,如此條件反射可有百千種,直到後來處處試條件都刺激反應,就成為老菸槍了。我在減菸時,明白此理,努力消滅各類條件,使用計時器,設定抽菸時間,情境鎖在時間間隔上面的做法和斷練自己的書法,在擺脫情境制約是一樣的。

也就是說,我很早之前就發現了制約現象(Conditioned situation),用於讀書上面始終規避制約形成,`直到去年才開始使用所知,用以減菸。

以上道理,至為寶貴,朋友珍惜。
CHF狗爺
筆友.
 
文章: 3805
註冊時間: 25日 1月 2007年, 22:23:35

Re: 紙筆墨by CHF/萬用手冊箋葉的運用4.1

文章CHF狗爺 » 31日 5月 2013年, 03:07:43

筆墨by CHF/萬用手冊箋葉的運用4.1

我曾經批評蘇軾的寒食帖,書法並不好,因此引起一些朋友的反彈,後來甚至造成筆戰。也怪當時自己沒說清楚。蘇軾這篇書法被視為名帖之一,怎會沒理由呢?世人若是認為寒食帖書法精妙,拿來臨摹,我看並非智舉。

蘇軾本帖醞乎內而發諸外,書法反射了他被貶後,無著的心情,確實就是煙波江上使人愁。文字和書法一樣,是至情手筆。心情無著,援筆而寫,一寫而罷。如他所講的,可消塊壘。若說本帖達到了極致也非過言。被列為千古名帖不為過。若是講到書法,至少我沒看過有哪些人去臨摹寒食帖。就算把他的敗筆也臨摹得很像,或許能領略蘇軾的落寞心情於一二,很難真的身歷其境。要能身歷其境,必須自己有落寞心情,還要能通詩詞,再來臨摹,可得八九。同理可看張旭肚痛帖,若不能體會腸胃炎(特別是腸炎),無法理解張旭的神來之筆。張旭本帖和蘇軾的寒食帖均為千古名帖。

我們在鍛鍊自己實用書法時,可用我講蘇軾寒食帖為參考,寫出自己。這種書法最具記憶增強效用。要在書法是自己的。
CHF狗爺
筆友.
 
文章: 3805
註冊時間: 25日 1月 2007年, 22:23:35

Re: 紙筆墨by CHF/萬用手冊箋葉的運用 5

文章CHF狗爺 » 31日 5月 2013年, 13:58:04

筆墨by CHF/萬用手冊箋葉的運用 5

這個部份,按照邏輯來講,不應該定名為羅傑筆記。Dr. Peter Mark Roget的母語就是英語文,不可能有這個部份。只是為了方便,依然然稱為羅傑筆記第二部份。定名為橋接(Bridging)

我們是雙語者,母語為中語文,我們的胸中保有一個完整,且能完全運用的中語文。也許有些人認為,要學英語文,就要使用英文思考方式。個人多年經驗告訴自己,除非生活在英語文環境二十年或三十年以上,或許能稍微用英文思考。以個人為例,怎樣細心的體驗,就算是西式教育的培育,也不能完全用英文思考,那是因為有母語文在胸中。在台修行十年的期間,為了賺點小錢吃飯,做了很多翻譯,有味丹等公司的網頁等,有EMBA論文英譯,有台灣藝術家赴美展覽的藝術品說明,甚至有廟宇和日月潭的英文導覽,還包括廟中籤條等。大致發現,只要能用中文表達的,就能橋接成英文,所以成立了Bridging的筆記。凡是不能用英文表達的中語,毛病一定出在中英兩語文有任何缺陷。和我一起讀書幾十年的老學弟都強調,只有翻譯最能驗證自己的兩語文缺陷在哪裡。

這次所貼的左邊箋葉,起於個人常用的語詞---「困境」的英文橋接。已經知道的字詞如Predicament不論,紀錄了比較少用的英文字詞,來源哪裡來的?朋友不要只去翻漢英字典,這樣不能記憶深刻。可以把困境兩字寫在眉頭。放在那裡等待機會,平日要準備一種小筆記簿隨身攜帶,看電影,和西人講話,看報紙、雜誌、甚至看書時,有這個英文單字時,就記錄在裡面,這樣才會變成自己的辭彙。前說的羅傑主體也是這樣做的,第一次接觸,來自於日常生活,寫在小筆記簿裡面,三五天後納入羅傑筆記中。不這樣搞,光靠查漢英字典找出來的字辭,寫成英文很可能會不通的。也就是所有字辭全要實際的經驗過,並有經驗時的環境做為參考,才能形成記憶。我們訂出來的中文概念也一定要是我們自己心中的語文,困境時我常用的語詞。

此處有四個字詞: mire, slough, ensnare (ensnarement), in straitened circumstances。最後一個詞是我查上海交通大學的漢英字典查到的,其他三個都是在電影或電視裡面聽到的。意思都是困境。
在這種橋接筆記中,不寫字義,只寫相似和相反詞。

mire 近似於 mud , sludge, swamp等
slough 近似於 marsh, wetland, mire
ensnare 近似於 entangle, tangle, enmesh

從相似詞中,增加更多關於困境的字詞。這是本意。

貼文右頁,也放在橋接部分中,於理不合。這些字都是非正式(informal)英文,來源大多是看電影,看通俗小說時的經驗,讀英文教科書,甚至文學,未必會有這些字。此處略提鉛筆的的用處。我看書勾重點都用鉛筆,之前介紹過使用2B,是有原因的。英文通俗小說,看了就丟那種,甚至 Roget's Thesaurus,都用很爛的有如昔日台灣草紙那種材料印刷的,在那種紙上,只有2B鉛筆適用。鉛筆軟硬度的選擇,是要看書的紙質決定的。這一葉很多非正式英文,多是看小說看到的,看的過程中,沒有翻字典,只用鉛筆勾勒,全書看完後,循跡找出這些字,寫在筆記中。由於我的英文字體已經改進,無須我一個字一個字介紹。朋友參看所貼。問問自己,這些字看過沒有呢?若不做筆記,當然會忘記。左邊箋頁,寫於212年6月24日,近乎一年溫習兩遍,右邊箋葉,寫於2012年6月29日,近乎一年,溫習四次。無此重覆功夫,不出一年,這些字忘了大半。

此處我不再貼筆記樣本。相信這概念已經給版面朋友很多啟發,從而把英語文搞好了。在Bridging中,我還記錄了外來語。我們知道英語文是雜種語文,已經融入英文中的外語不談,赤裸裸使用外來語的狀況也很多,最多的就是拉丁文,法文和德文。這些外來語有必要記錄,紀錄也是在生活中碰到,然後寫在小筆記裡面,然後整理進入羅傑筆記之中。也有混淆字詞的羅列等等。

我很有信心,如果學者照我講得去弄,進展的空間不可限量。以此在職場或學界,一定能夠顯現傑出。由於個人是個草民,這些時以來得到台灣社會恩惠不只區區六十幾萬的 Endovascular graft的材料而已。時常思考回饋台灣。也沒有回饋途徑了,前幾年還在台灣教書,那也是回饋。如今歸隱了。此次在筆閣寫東西,內心的誠,就在回饋鄉里。雖然不是學英文的,台灣需要的是英文。於是寫下本篇,給筆友來參考。熟悉我寫的文章的朋友一定知道,這次所寫,是補充兩年半前,我在談羅傑筆記,以及史賓賽書法時,還無法有實證。這一篇適當年寫失敗的專欄的補充。當年我越寫越深,終於罷筆了。這次寫的淺顯很多,概念不變。

本文寫完。
附加檔案
萬用手冊箋葉.英文筆記02s.jpg
CHF狗爺
筆友.
 
文章: 3805
註冊時間: 25日 1月 2007年, 22:23:35

Re: 紙筆墨by CHF/萬用手冊箋葉的運用 6

文章CHF狗爺 » 31日 5月 2013年, 16:46:42

紙筆墨by CHF/萬用手冊箋葉的運用 6

全文的補充和註腳:

其一 本文所寫為個人經驗,也是在筆閣活動七年間,逐步推展的概念。這次所寫本題材是最後一次談英文筆記。期望言簡意賅,也不免瑣碎。學者有如讀帖一般,對全文法其意,不需要樣樣都照本文所說的去做。任何筆記,必須適合自己的性情方有用。

其二 修正英文草書的部份,本文說得很清楚,此處補充用於筆記的中文書法。為了辨識,文中所說,至少是楷書,至多是行書。修正為:至少是楷書。至多是行草。但是行草和小草的定義頗為模糊。以懷素小草千字文來看,那種書法,其實也很難為世人辨讀了,孫過庭書譜序中的草書,已非今日所宜。此處推薦懷北望坡的專欄,以他所寫的行書和行草為標準。懷北望坡是物理老師,比較能拿捏學者辨識程度。其書法已經揉合多家脫胎了。該專欄點閱七萬人次以上,絕非偶然。此外,再度推薦書法空間,也再度感謝Ben,若非當年他介紹本書法網站,個人絕無機緣能讀多家書法帖與碑文。網站如下:
http://www.9610.com/

讀帖要領不只練字,更讀其文。遺世名帖,多是好文,同時為史料。

其三 羅傑筆記一旦成立,不可馬上在字典中找很多字寫入,那是沒效果的。我做這種筆記,要領放在實際接觸的英文字詞,先寫在每日流水小筆記中,這種小筆記也記錄每日瑣碎事情。每隔五七天,才過濾筆記中所記的英文字詞,寫入羅傑筆記中。一旦寫入,就是一定要弄熟的。兩年多下來,我用小環的六孔夾,共有七本。字詞約有千條。以目前的水準來講,讀任何英文書,無須查字典。看電影,有英文字幕的話,所有的字都是會的了,偶然三五字,須要補入羅傑筆記中。

前說有聲書和英文廣播,時常能聽到羅傑筆記中所載。聽力在90%以上,電影則很難判斷,只能說,沒有字幕,也能一路看懂,無法評估聽懂的百分比,我在多城,所有電影都是孩子下載的,除了英法片子一定有英文字幕以外,英語片子大多無字幕。本筆記所記錄的字詞,都是在實際接觸到的字詞,反覆出現在英語文媒體是必然之事。也就是說,本筆記同時提升聽力。初學和中階者,仍須使用錄音機反覆聆聽。鍛鍊之材料最好是電影對白。若有不會的字,一律納入羅傑筆記中。我用的錄音機為: Roland 的 R-05數位錄音機。對於這個層次的學者,無所謂條件反射,高階時,不該使用錄音機,避免條件反射的副作用產生。納入生字時,當用真人發音之字典。每字聽十遍以上。
*錄音機選擇,只要試驗時,用內藏麥克風對著音源錄音,放音時不失真,就是合格的錄音機。價格通常從12000~30000台幣之間。

這樣,就把 本文講清楚了。
CHF狗爺
筆友.
 
文章: 3805
註冊時間: 25日 1月 2007年, 22:23:35

Re: 紙筆墨by CHF/抄書要領與紙筆墨1

文章CHF狗爺 » 1日 6月 2013年, 12:21:42

紙筆墨by CHF/抄書要領與紙筆墨1

我建議抄書時,一句一句抄,這是最高境界。如SteelDoctor所說,若是一句一句抄,胸中迴盪句子(字串)的聲音,很快的,就忘了人世喧囂,也淨化了心情。本來沒有不好,怕就怕抄書朋友,做不到立刻記憶一句,然後寫出一句,心中誤以為自己資質太差,比不上我。事實上,抄一句,對我來講,有時可以,有時還要瞟原文一兩眼,和大家沒兩樣。實行抄書實,先要把相關段落(Contexs)讀一兩次, 抄完後,還有註記,等於又看幾遍。收存後,不知何時也會拿來瀏覽。這是自古以來,讀書人的共性。做得徹底的,往往就是進士。我認為蘇軾也無例外。今古無殊。我的資質只是中上。功夫要下得實,無才華可依賴。和朋友一樣。蘇軾有可能好一點,不這樣做,怕是難中進士。李白多才,恐非如是。

整本書抄,是一種,擇重點而抄也可以。

最近談資治通鑑,剛剛我打開本書,找到晉紀一和晉紀二,兩卷書中按照計紀年,談到了羊怙治理襄陽,以及和陸抗的對抗。羊怙以傳統的仁愛施政,對敵人講信用。他的人格和節操,令敵將敬重,在他死後,襄陽人民立碑,是為 墮淚碑。羊怙的經營,後來使晉輕易滅掉吳。當時吳國君臣欠缺仁義,失去民心,不戰可勝也。

擇要筆記,在兩卷中,把紀錄羊怙的段落抄寫,題目可寫:堕淚碑。

******
此處貼出2010年9月,我抄春秋經傳,關於延陵公子季扎(為周之王室)觀各國之樂的紀錄。抄書的目的,不但求深刻,重要的是為了註記和眉批。想那錢鍾書生前筆記也是如此吧。我沒有抄整個春秋經傳。只是擇要。

可以看到我的字也不很好,介於楷書和行書之間,沒有胡寫。筆是3776 F尖,墨是紅藍黑三種,紙為A4,這種筆記,A5不合適了。為散葉,全放入一個Folder 裡面。Folder封面寫:中史抄書(壹)。
附加檔案
季扎觀樂-s.jpg
CHF狗爺
筆友.
 
文章: 3805
註冊時間: 25日 1月 2007年, 22:23:35

Re: 紙筆墨by CHF/抄書要領與紙筆墨2

文章CHF狗爺 » 1日 6月 2013年, 15:44:57

抄書要領與紙筆墨2

本段展示的也是抄書。前面貼的是延陵公子季扎觀各國之樂,抄書目的就是為了研究詩經、楚辭以至於漢歌/漢賦、唐詩、宋詞一連串的詩歌演變。幾年前,寫紙筆墨這個專欄時,正是我研究中英詩詞以及韻文的時期。密集的抄書,主題就是這個東西,同時研討音韻以為輔。
延陵公子批評各國之樂,並看到興衰,整體來講究是周樂文化,詩經舊是記載這種文化的。

本次展示的,是我抄詩經,小雅.魚藻。原文,是我後來讀了很多書帖後,採用的可辨識的行書,後面的註記,為我大半生所用的書體,幾乎是楷書,用來考試的。這種書體,我的經驗中告訴我,利於考試,事實亦然。兩書體可以看到不同點。

魚藻詩篇,有押韻的。後人不懂押韻,也讀不通。不抄本段,連我也很模糊。採用了日人兒導獻吉郎破解詩經的雙運概念,標示了雙韻。古代詩經的認識,使我進一步認識了唐詩和宋詞。也使我能寫詩詞。在當代,已經不是很多人能寫古詩詞了。由於個人無詩才。所寫詩詞,遜於雍雅樓主一籌到兩籌。他是極客氣,稱我為師兄,自稱師弟。意思是,以古人為師,我先他後。極為謙讓了。

這些抄書,也可以說是筆記,都在2010年。所抄證明個人事先了解中華文學的綱領,並懂研究方法。所以能做有系統的抄書。一般起步學者,或無此功夫。抄書會走些冤枉路。那就需要有人指點,不走冤枉路。有時也未必冤枉,沒系統的抄一堆,最後還是有用的。

使用了A4稿紙,除了3776 F尖以外,並用了中國書法筆,所以有粗細兩種字體。墨水方面,請採用防光和防水墨水,至少要防光。
附加檔案
詩經-s.jpg
CHF狗爺
筆友.
 
文章: 3805
註冊時間: 25日 1月 2007年, 22:23:35

Re: 紙筆墨by CHF/抄書要領與紙筆墨3

文章CHF狗爺 » 2日 6月 2013年, 04:14:33

抄書要領與紙筆墨3

此處所貼,為我所寫的「憐白素真」。以卜算子辭詞牌,文曰:

(第一折)遊湖結許生,怎料招磨難,遺恨多情總這般,端午原身現;
(第二折)九死盜仙草,水浸金山院,只願伴隨一世長,雷峰塔中怨。

這是看了京劇孫尚琪等所演白蛇傳京劇所寫。在此之前,為探究中英詩詞,抄寫了詩經以及唐宋的典型詩詞,並加以注解,文中右旁的空圈為平,實圈為仄,半空半實圈為可平可仄。也記錄了韻腳。此為格律。注意本詞格律,第一和第二折的最後一字均為仄。仄音,可以表達遺憾與怨。兩折的第三句為七言,最好形成律詩的對仗。本詩也做了對仗,對仗不甚工。所以才說,在詩詞方面遜於雍雅樓主一兩籌。所言並無虛假。自認詩詞才不足以遣詞。

假設當時只是隨便讀讀詩詞,沒有抄書的話,直到今日依然是隨便讀讀,不可能深入。抄書之為用,大矣哉!看看字跡,這一篇的字,就是今日的行書字體,和上一篇我用昔日字體做注解不同。上一篇,是真的抄書,為求清晰辨讀,用了昔日考試用字,也就是近於楷書的文字。不管字如何,目的就是抄書。抄書目的為了深入讀書。

我知到此間朋友,有很多人也在嘗試這樣做,貼出樣本,並加說明。可為參考。

有關抄書要領,此處介紹中文的部份。下一節會貼出英詩,使朋友看看,為何要手抄英詩,目的也在於標是格律和注解。

注意SteelDoctor所說:

**********
Steeldoctor » 01 6月 2013, 08:51

CHF狗爺 寫:
貼出抄寫後,才發現抄書時,寫有錯字。
vail是錯字,應該是veil.
So thou was blind---but then the veil was rent.
意思是:
荷馬雖然眼盲,但在史詩中的吟唱,心眼是透看的。

抄書盡量慢,不要一個字一個字抄,而是一句一句抄,英文抄書,讓一串字的聲音在心中聽到。當然這樣抄書,就容易錯。改錯之時,就能精進。

同時請求Car多列出一些中華古典,使朋友參考。擴大書法學習的益處。

Steeldoctor回應:

這裡我忍不住要回复,我發覺抄資治通鑑的一些重點的內容,一字一字抄,心裡就自然想

着公司的事情了,抄起來沒效果,是多麼讓我苦惱的一件事情,

剛剛這個方法,一句一句寫,真的心裡不能想其他東西了,真的好,超贊。

************
這種由凝神而入靜的體驗,是真實的,有益於養生。
附加檔案
憐白素真-s.jpg
CHF狗爺
筆友.
 
文章: 3805
註冊時間: 25日 1月 2007年, 22:23:35

Re: 紙筆墨by CHF/抄書要領與紙筆墨4

文章CHF狗爺 » 2日 6月 2013年, 09:25:33

紙筆墨by CHF/抄書要領與紙筆墨4
從濟慈的手跡來看英文草書自我校正的必要

在貼出手抄濟慈十四行詩- To Homer 以及注解分析前,先貼濟慈寫On First Looking into Chapmans' Homer的原稿親筆,讓朋友們了解,為何在十九世紀時,會有史賓賽整理美國的草書書法,它的必要性在哪裡。

我們應該感謝唐楷成為千年溝通的中文。唐楷很少混淆,中國雖然使用簡體,用做形聲元件的大致也是唐楷,草書的簡化為比較無混淆者。英文不然,英文草書非常蕪亂,以至於寫出來的草書無法或很難辨識。史賓賽書法的花體,經過演變,未必是一致的寫法,Michael Sull的史賓賽書法花體,和原始史賓賽花體很不同。但是拿掉花體以後的樸體,依我多年看北美高教育的人民手書,都在這個書法範圍內,包括林肯的書法,我國中學入門的標準草書根據史賓賽草書,移除花筆後的結果,融合史賓賽樸體與標準草書也是使得的。

今日北美,一走入任何機構,須要用筆寫字,大多會要求寫印刷體,因為草書已經無法辨識了。敢用草書寫字的話,草書必有規矩,使人人看得懂。能寫草書會得到他人尊重的原因在這裡。首要就是辨識程度。

下面,貼出濟慈寫 On First Looking into Chapman's Homer的原稿手跡,辨識一下,看看能看懂幾個字?濟慈這種字體不及格。對照我講的,必須把字的辨識度弄好為第一步,想練習書法是第二步。中文抄書也一樣,寫得東西要人能看懂。通常就是楷書。或接近楷書的字體。這三年整理自己中英書法,著力於第一步。是很踏實本份的。也因為生活環境的關係,對於英文書體,在北美社會有實際體會。

濟慈的詩如下:
On First Looking into Chapmans' Homer

MUCH have I travell'd in the realms of gold,
And many goodly states and kingdoms seen;
Round many western islands have I been
Which bards in fealty to Apollo hold.
Oft of one wide expanse had I been told 5
That deep-brow'd Homer ruled as his demesne:
Yet did I never breathe its pure serene
Till I heard Chapman speak out loud and bold:
Then felt I like some watcher of the skies
When a new planet swims into his ken; 10
Or like stout Cortez, when with eagle eyes
He stared at the Pacific—and all his men
Look'd at each other with a wild surmise—
Silent, upon a peak in Darien.
附加檔案
Keats.jpg
Keats.jpg (120.67 KiB) 被瀏覽 1474 次
CHF狗爺
筆友.
 
文章: 3805
註冊時間: 25日 1月 2007年, 22:23:35

Re: 紙筆墨by CHF/抄書要領與紙筆墨4.2

文章CHF狗爺 » 2日 6月 2013年, 09:32:04

抄書要領與紙筆墨4.2

注意:
濟慈在手寫原稿的前五行的右邊,畫有一些方塊線條,那是他在審察詩中的押韻。英詩在這方面和唐詩宋詞是一樣的。今日的新詩,反而距離中英詩詞很遠很遠,我都稱為精練散文。

MUCH have I travell'd in the realms of gold,
And many goodly states and kingdoms seen;
Round many western islands have I been
Which bards in fealty to Apollo hold.
Oft of one wide expanse had I been told
CHF狗爺
筆友.
 
文章: 3805
註冊時間: 25日 1月 2007年, 22:23:35

Re: 紙筆墨by CHF/抄書要領與紙筆墨5

文章CHF狗爺 » 2日 6月 2013年, 11:48:18

抄書要領與紙筆墨5
To Homer-抄寫濟慈的詩-To Homer

講到抄英文書,也有很多狀況。通常,在學時候,遇到了英文書,有些不懂的地方進行抄寫,不知不覺英文有了進步,這是不管文理法商各科的。

此處抄寫濟慈這首詩,真正用心是想弄懂,也這首詩,真正用心是想弄懂,也ˋ做注記和眉批。

注記甚麼?注記了該詩的音數與韻腳。本詩經過分析以後,是十四行詩,十音數,Iambic(抑揚調),五音步。

在分析時發現,濟慈本詩,音數經營的不甚好,有八行是十音數,六行,是九或十一音數,參差不齊。用韻方面,為間隔用韻。他希望的結構是:ABAB CDCD EFEF GG。因為第六和第八行的結尾是 live 和 hive,他以為可以押韻,兩者都是 ive,但是發音不同,所以無押韻。結果變成:ABAB C?C? EFEF GG。大致上用韻頗有規律。

本詩雖然音數參差,無礙吟誦。若是譜曲來唱就很麻煩。當做是楚辭那種只吟誦,不唱的東西一樣看,就不須計較了。

大家比較一下,我的書法和濟慈的書法,在清晰度上的差異,不難明白我為何要矯正自己的草書的原由了。我的草書和印刷體一樣,是看得懂的。這就是目的。和書法藝術沒多大關係。

本文寫到這裡算是寫完了。希望把經驗回饋給台灣朋友,減少冤枉路,把書讀得比我更好,是為所盼。

人人口中講的抄書,不但有要領,而且是求知利器。想到這裡,才願意打字說明。多年來,很少和誰談及。有些朋友說我有才,那是錯的。我只是願意多花時間抄書,做筆記罷了。也就是儒家講的,人人皆可為堯舜。


To Homer
1 Standing aloof in giant ignorance, A
2 Of thee I hear and of the Cyclades, B
3 As one who sits ashore and longs perchance A
4 To visit dolphin-coral in deep seas. B
5 So thou wast blind;--but then the veil was rent, C
6 For Jove uncurtain’d Heaven to let thee live, ?
7 And Neptune made for thee a spumy tent, C
8 And Pan made sing for thee his forest-hive; ?
9 Aye on the shores of darkness there is light, E
10 And precipices show untrodden green, F
11 There is a budding morrow in midnight, E
12 There is a triple sight in blindness keen; F
13 Such seeing hadst thou, as it once befel G
14 To Dian, Queen of Earth, and Heaven, and Hell. G
附加檔案
KeatToHomer-s.jpg
CHF狗爺
筆友.
 
文章: 3805
註冊時間: 25日 1月 2007年, 22:23:35

Re: 紙筆墨by CHF/抄書要領與紙筆墨5.2

文章CHF狗爺 » 2日 6月 2013年, 15:22:50

紙筆墨by CHF/抄書要領與紙筆墨5.2

上面的手抄 To Homer,有錯文,如triple等,點音數,也有些誤失。不修正了。筆閣應該有外文系的學生或畢業生,瞭解上面的手抄詩鎖做的註記,是踏入英詩的門檻必備。很少人,拿英詩結構來和中詩比較倒是真的。真實情況,兩者原理幾乎一樣。時人喜愛寫得新詩,和中英詩詞相距極遠。反而流行曲那些歌詞(Lyrics),還有點像宋詞。甚至像唐詩。只不過每句都押韻,甚至不顧通不通,亂押一氣,無音韻品味,自然當不得明日中華詩詞的底子。在詩詞領域中,很替當代悲哀了。我想,在未來,一定會有一次激烈的詩詞文藝復興才對!

老學弟和我說:讀了余光中翻譯 Robert Frost,對照直接讀英文原版,給他不能傳神的感覺。我沒看過,不敢講。心中有個想法,如上述的十四行詩,用唐詩模樣的文辭,展延成十四行,一律使用七言。按照間隔押韻。應該可行,卻須要翻譯者的才華才兜得住。七言就是準確的七音數,濟慈所寫以十音數為準,兩者是能對應的。中文韻腳也弄成ABAB CDCD EFEF GG。如此不會感覺相差甚遠。不知為何余光中不是是看呢?無解。

個人用七絕和宋詞翻譯過英詩兩三篇,兩者相容極好。老學弟看過,也說很貼進英詩原文了。

期盼未來有文藝復興。

謝謝大家。
CHF狗爺
筆友.
 
文章: 3805
註冊時間: 25日 1月 2007年, 22:23:35

Re: 紙筆墨by CHF/抄書要領6--Finale

文章CHF狗爺 » 3日 6月 2013年, 05:57:07

紙筆墨by CHF/抄書要領6--Finale

這一段是抄書要領的最後補充和注腳;一如羅傑筆記的最後尾聲(Finale)一般。兩篇專論,是我今年和社會溝通的重要作品。成為紀念。行文時思考綿延,是必然之事。

-- 如何看待史賓賽書法? 曾經有專欄,談史賓賽書法,那是因為自己多年只會胡寫,學生時代有一個學歷是美國研究,涉獵了獨立以來以至於今的歷史手寫文件,當時就往往苦於無法判讀,尤其越古老的筆跡,花筆成分越多,障礙了辨讀。極為痛苦。兩年半以前,我曾交給了品李一份林肯手寫仿真文件,那篇手寫稿,若無後日印刷版的輔助,就算拿放大鏡看還加上描摹,還是有看不懂的字句,蓋茲堡宣言為其一。

進入筆閣後,我決心研究如何判讀先人手跡,中文才會全力研究大小草書,判讀明清以至於民國人物草書手跡,使我很痛苦。今年,看到于右任給鄭曼青的拳書提序,其中有三五草書字跡看不懂,很花時間,才破解了;英文草書也是一樣,是個人最後一次努力,重點不在追求和古人寫得一樣,在於判讀古人手跡,同時研究一個樸素草書,使自己的書法能使人人看得懂,在中文書寫方面,我稱為庶民書體(可見我昔日專欄--中華碑帖),英文上,只在磨出一套樸草(見昔日專欄--史賓賽書法)。

我發現了史賓賽書法後,日日讀該系統的書帖,訓練自己,無論花筆花到甚麼程度,都要能夠判讀,自己的樸草書體,採用史賓賽書法氣質,要能做到高挑清越有如克林.伊斯特伍德(Clint Eastwood)的身材那種感覺。同時,嘗試符合英語文字母串聯後為一字,多字集結後為一段,一個字的字母,要能以沿線串連如串珠,這樣的改進,可以變成條件反射,把多字母,多音節的字記憶起來,記憶時,明堂浮現正是自己所寫。原始的史賓賽書法,因為起手第一個字母大寫有花筆,無法和次一字母串連,我取掉大寫花筆,令其易於辨識外,次一字母要求有左沿線,聯繫第一個大寫字母,小寫字串,第一字母不准有左沿線,令其與上一字分離,如此,提升了辨讀能力。這次展示的濟慈的詩--To Homer,就是練習兩年的樸草,大致是可以了。越寫越熟,進步一點是自然的,到此,我不追求再次突破了。總感生命短暫,突破是要消耗生命的。

由於判讀訓練上,用心研究花筆,後來讀林肯,艾倫坡的妻子,濟慈等人的手筆,大多能讀通。解讀時間快慢隨各人書體特質有不同罷了。讀他人手跡,我們要求不管甚麼鳥字爛字,都要能讀懂。也就是,英文書寫上,我們寫樸草,類似於中文的庶民書體,使人人能讀通,判讀上不管中文或英文草書,我們要求90%以上的判讀能力。這是我的實用精神(Pragmatic practice),此精神貫穿一生。朋友可從上面的貼文中,體驗我的實用主義態度(Pragmatism)。

-- 有關紙筆墨方面,前數也說了很多。像我這樣的抄書,尤其是中文書,必須要有粗細兩筆,細者推薦日本筆,粗者,可選用中國書法筆,或粗筆(B尖或以上),本文用粗筆,注解眉批用細筆。有關紙,經過體驗,認為稍有暈染並非不好,墨水筆在稍有暈染(散) 的紙上反而適合,我用的稿紙就是台灣的普通稿紙,稍有暈染,而且透背。推薦A5六孔活頁,這種筆記,兩頁就是一張A4,此處貼出的To Homer就是兩張A5拼合影印的。兩張拼合,尺寸為A4。抄書也可考慮用本箋葉。若用A4,就要買外國的Folders,不要用我國的卷宗,外國Folders早已成為一種系統,搭配的各種文具,一應俱全。台灣不太容易買到罷了。台灣弄得A4容納袋等,質量很好,卻無整個系統文具支持。可惜了。從A4到A5以至於萬用手冊的箋業尺寸,囊括了大中小三類。足夠運用了。資料保管上面,朋友宜用心,莫使筆記隨風飄逝(Gone with WIND!)。

---有關用筆:大致就是五支到十支鋼筆,自動鉛筆,常用的,須要三支,分別裝2B, B, HB鉛芯,看紙張性質選用。有種吳竹或是其他日本品牌的人工纖維細毛筆一支,我都裝白金紅墨卡式墨水,該墨水過去的顏色傾向於朱,最近的顏色稍變,還是圈點古書最好的材料。我很少談自己用毛筆,小時候是鍛練過了,採用柳公權的帖。當時時常挨先父的爆梨(也就是被敲頭),所以後來抗拒毛筆。這是貼文在憐白素真一詩中,為了平仄,臨時改文為伴隨,那兩字就是這種毛筆寫的,可以看到當年柳公權那種清瘦如竹的影響。其他中文抄書,點圈均用此筆。五到十支鋼筆中,若含有中國書法筆或一般鋼筆,費錢也不多,可用一生。我有一支中國Doctor牌的大筆,據說就是英雄900,這支筆是14K 大筆尖,很實用,也很便宜。筆尖未必偏硬。最近時常用,英雄200,筆尖水準超越派克75。我想名筆,大家都比我熟。此處依然是實用精神的貫穿。我使用3776,Lamy,大陸筆,Cross, 最近也用兩隻貴筆,一支是萬寶龍,一知識Yard-O-Led,全放在桌面,看情形使用。這支萬寶龍在我手中七八年,從未真的用過。原來是不喜歡,目前是慢慢決得還好,寫英文很適合。 Yard-O-Led沒有我想像的那樣適合寫中文草書,卻很板實能用。

抄書要領一文,至此寫完。

謝謝。
CHF狗爺
筆友.
 
文章: 3805
註冊時間: 25日 1月 2007年, 22:23:35

Re: 紙筆墨by CHF/閒聊一段

文章CHF狗爺 » 4日 6月 2013年, 02:15:23

紙筆墨by CHF/閒聊一段

前面兩篇專論,很用心的寫,卻也很枯燥。大多數人朝思暮想,能夠得到心愛的名筆,得到後,當然有一種喜悅,比較少的人會朝思暮想,希望做出羅傑筆記,一次破除英文遺忘的遺憾。後者是枯燥乏味的。人之常情。我的朝思暮想,終於弄成功的東西,和名筆一樣,可以用一生。只是筆能看的見,一種筆記概念式很抽象的,要實踐後能體會。兩者都很值錢。

前文談到使用外國的Folder系統。剛好最近和淡江老同學談到卜總統在美國的演說,文中也提到Folder系統,與英文學習。貼給大家看。

我快要休筆了,每次休筆,至少都是一年半以上。總是當筆友是自己人,有甚麼好東西都願意掏給大家看看。

如下:
Lily:

我學生時代,在美國碰到類似情形,當時台下為美國眾議員和聯邦法官,他們要我上台講話。我沒有在美國的經驗,英文是台灣學習的,不是很好。我決定採取以拙代巧的的辦法,把能想到的一兩點寫在紙條上,上台後,我和聽眾講:
1 我看到美國的土地遼闊,資源充沛,均非台灣所可比。在這麼大的自由空間中,可以想像,怎樣的美國夢都能實現。
2 我看到美國所有的Offices 都使用folders系統管理資訊,相信資料的管理如此完善,顯示了美國強大的力量來自於資料和資訊的管理與運用。依照我在台灣的經驗,就算做研究的學者,也沒有完善的資料管理,一般行政也很差,這是可以學習的。一個強國並不只看展示在外表的飛機大砲和航空母艦,最基礎的資料管理,反演這個國家人民頭腦的組織。

我的講話獲得極大成功。

當年是有很多機會踏入政界,我推辭了所有機會,願意在新竹鄉下當村夫。
走過大半生,我也一直是一個沒有名利的人,從無悔恨。至少我有飯吃,有屋棲身就好。如是淡泊。

卜總統的演說,我看得很清楚,因為當年,也是這樣做的。拙能勝巧,是有道理的。

謝謝 Gloria的讚賞。


評論南韓卜總統在美國的演說:

南韓卜總統,一定學過英文,和我們學英文是一樣的。結果,她就用這種和我們差不多的英語發表 40分鐘,不看原稿的英語演說。給我們很多啟示:

啟示一:
卜總統英文不是很好,從全程演講中可以看到。但是照樣能在這種場合中演說。昔日宋美齡也發表過類似演說,獲得政界極高評價。在政治意義上來講,卜總統這篇演說和宋美齡的演說並列為歷史性演說,地位相同。宋美齡流利的英語和卜總統含帶韓國口音,有時咬字困難的演說,實際價值是一樣的。

參考:
證明英語發音不必和標準英語一樣,約達80%就可以了。台灣英語教學,學員口音僅修正到80%。不必強求。這篇講稿是硬背的,假設卜總統要去糾正發音,她很可能音為分心,無法完成演說。以她目前的口音,在座眾人都是聽得懂的。我們當然也懂。很多亞洲政客英語流利,拿給美國人看的反而是殖民地氣質。她這種帶有韓國口音的英語反而有Exotic attraction。以馬英九來講,他甚至可以流暢沒口音的演說,但是實質效益無法和卜總統的演說相比。馬英九若是在此場合發表演說,給人的感覺就是母國無高等教育,教育在美國接受的。這不會是加分點的。

使用英語,目的是傳達思想,而非顯示語言本身。

啟示二:
卜總統的演說流速慢。

參考:
當使用英語不熟練時,可參考卜總統的作法:一個一個字講,放慢以後,人類頭腦在六十歲以前,回饋記憶都在一秒中以內,所以她的演說,因為放慢速度以後而暢通,只有小部分阻塞,並得到立即的修正。

啟示三:
一位成功的政治家,為了國家水裡火裡都敢闖,何況區區一個演講。卜總統這篇演講是硬背的,沒看到她面對眾人時有任何心虛。為了國家,使命必須達成。並運用其女性身分,經營魅力 Charisma 。這裡的魅力並非是Charming。

南韓在北韓發展核武器以後,實有恐懼。南韓在美國約束下,不能對等發展國防,只能更強化和美國的關係,用以自保。這次演講,有不得不的原因。以這樣的展示和表達,可以獲得更大的支持。

一些小問題:
我認為她的演說是硬背得是有道理的。在一些小地方,她有錯誤。錯誤可能並非原稿所寫。而是她自己的習慣性錯誤。如:
.. by sharing their value...

演說為:
.. by share their value...

所有使用becoming的地方,若是用在進行式上面全是錯的。此字只能是become,沒有進行式。become就是進行意義。
只有轉換此字為名詞時方有Becoming。顯然他的演說裡面此字使用,有時有文法錯誤。

就算卜總統自己已經發現了錯誤,(我想她沒發現,這是她的慣性錯誤),也不應停頓於小錯誤之中,把注意放在全篇演講的重要性上面。小錯誤一律不回顧了。

我若教書,一定聽寫演說全文,作為教材,不因為她的英文好不好,而在於很多啟發。也會細談其中的小錯誤。在此次演說中,其光采早以掩蓋了小問題。

我認為卜總統為了國家,以及南韓危機,把最漂亮的一面展示給美國看。她的任內必然和美國關係加強,並能得到美國議會的支持。其演講是亞洲各國領導者的之最勝。宋美齡當年的演說以經很成功了。卜總統感動美國政壇的,反而是她沒在美國讀書,宋美齡的流利是因為在美國讀書生活多年。反而沒有這種Exotic attraction以及一字一字的講英語的誠懇震動人心。了解這些,我們定位的英語文學習在於負載思想,而非空無一物的流利。當然,宋美齡的演說也是很成功的,更非空無一物。尤其要誠懇。

謝謝同學吳鵬超寄給我類似的資料。
CHF狗爺
筆友.
 
文章: 3805
註冊時間: 25日 1月 2007年, 22:23:35

Re: 紙筆墨by CHF/抄書要領-檔案夾

文章CHF狗爺 » 7日 6月 2013年, 05:45:08

紙筆墨by CHF/抄書要領-檔案夾

隨本段貼出抄書檔案夾(Folders),北美檔案夾適合北美,共有Letter size和Legal size兩類。這種檔案夾台灣也有賣。但是沒有整套系統支援。
支援本系統的文具至少包括:懸掛檔案夾(Hanging folders),以及檔案櫃,懸掛檔案夾的附件有標籤,有如flags,tags。檔案櫃外,還有手提的檔案箱(Attache cases)。目前微軟的資料庫程式完全仿照昔日檔案系統設計的,我們大多數人並不真知道,這種檔案系統的原理。不管有形的傳統檔案系統或電腦資料庫,從 dBASE時代到今日的Access資料庫,都是傳統資料庫演變的相關資料管理 (Relational database),同時有索取方法,電腦資料庫的SQL也是模仿傳統資料庫的索取原則的。這整套構成一門學科。美國在資料庫科學上是領先的。我們看看,二十年來國內依然計算紙的Excel勝過資料庫概念,可知我們依然在追趕中。不否認我們的資訊科系已經在重視資料庫結構了。當年我在美國和美國一些朋友講:美國人民對資料管理的能力確實是深刻觀察。去了國會圖書館,看到全面使用Main frame電腦管理,令我吃驚。當時台灣幾乎沒電腦概念的。引進粗淺的電腦東西,稱為計算機。今日,我們讀書,先使用傳統檔案夾,並管理自己手寫的A4,A5與萬用手冊筆記,依然是必要的。今日尚可搭配電腦管理呢。有利器,善於用吧。不寫筆記,鋼筆紙具有裝飾功能,太可惜了。我認為,練書法是鋼筆的用處之一,寫筆記也是用處之一,最後的匯流就是讀書,讀書目的是進德修業。手段和目的是相輔的。

我這裡所貼的,是適合A4 尺寸散葉的檔案夾,所有的抄寫紙張均為散葉狀態。這個Folder的命名是:手抄詩詞及研究,檔案夾正面定義手抄作法:
1 範圍:上起詩經,下只於宋詞。不包括楚辭以來的賦和四六駢文以及元曲。
2 做法:所抄詩詞,全部標示平仄(要查韻書)與押韻,尋找類比的通性,以此修習詩詞寫作。
我用掃描法掃描,本檔案夾並非全貌。足以使學者了解甚麼是檔案夾了。

*******

此外,我談柏楊的歷史著作的看法。大致上那是沒錯的。卻非維基談柏楊時講的:柏楊不會考證。維基的說法,並不正確。考證,並非所有史事都來考證才能寫,沒有人有如此長的生命和功夫。重點是態度上面的信者傳信,疑者闕疑。對於疑者,沒有證據,如何考證?我在部落格中提到白蓮教信仰的彌勒,是波斯所羅亞斯德教(拜火教)之外的另一種兩元神論的秘密宗教Mithraism傳入。只有線索-->>>羅馬帝國紊亂時期,軍中崇拜的Mithra神,中語無th,翻譯成為 Mi-Ra(彌勒)。這種教才符合白蓮教的彌勒轉世。絕非佛教從波斯文化中引進的阿彌陀佛,或玄奘推崇的彌勒佛。全文可參考我的部落格的陳述。由於沒有出土資料,也沒文字資料可以考證,此說列為假設。不能斷定。
*印度文化和波斯文化(伊朗)很接近。印伊語系只得就是印度和伊朗(波斯)的語文血裔關係。

陳寅恪談汪精衛,也只敢講:千秋讀史心難論,也就是,讀千秋歷史難論心,或讀千秋歷史(我)心難論(斷)。意思是:千秋歷史中,陳寅恪能唱談隋唐制度,唐代兵制,卻對某些東西很難估定,冤禽公案有傳疑,意思是:他認為汪精衛有冤,至少這是公案,裡面有疑點。只能闕疑。他寫此詩時,已經看到一局收秤勝屬誰了,那就是先是蔣,後是毛。更使他認為汪精衛的歷史評估有傳疑。這是嚴謹的史家態度。

柏楊不然,他會帶給社會誤導的。現在一翻開大陸的網路資料,人人談歷史,氾濫了。如同說故事,史學方法絲毫沒有。一看台灣網路,也是處處是歷史家,還出很多書呢,細看之下,不是醜化,就是美化,都說是求真相。我看到這兩類東西,心煩得很。

我並沒否認柏楊。近日看他過去受訪記錄,談詩詞,定義了詩詞要有韻,要有格律。他有灼見。他的妻子在旁插嘴說:韻就是音樂性,也反映了他的妻子張香華並不真懂詩詞。音樂性在於音數和平仄。韻是Rhym,韻律是 rhythm。不管中華的李白和蘇軾,或是外國的Ben Johnson,John Keats,或是美國人Robert Frost,韻和韻律都是分開看的,音樂性指的是韻律。中華詩詞的韻律和歌,和曲有關( 我已經深入了這個認識,大致能肯定),西洋詩詞的韻律應該和教堂歌曲有關(我還沒有深入教堂歌曲與西洋詩詞的關係,這個研討頗深)。我想柏楊也好,我也好,都能看到中文詩詞,還有一次文藝復興吧。我讀過席慕容的新詩,認為那是很精練的散文,具有意像和喻,這方面是詩詞的本質。依然是散文。張香華的新詩,這兩天讀了,認為精鍊依然不足。也是散文。

寫那麼多詩詞看法,因為我關心未來的文藝復興,就像西洋文藝復興一樣,看似復古,其實是創新。到那一天,中華文學才能輝煌。
附加檔案
抄書檔案夾-s.jpg
CHF狗爺
筆友.
 
文章: 3805
註冊時間: 25日 1月 2007年, 22:23:35

上一頁下一頁

回到 人筆之情

誰在線上

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: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

cr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