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國人,外國人又或是什麼都不懂的人 

閒話家常、心情小品,歡迎投稿!

版主: 管理團隊

Re: 中國人,外國人又或是什麼都不懂的人/虞美人2

文章CHF狗爺 » 29日 7月 2013年, 02:46:52

中國人,外國人又或是什麼都不懂的人/虞美人2

更正:
此處介紹汪中註譯的新譯宋詞三百首,三民書局出版
CHF狗爺
筆友.
 
文章: 3805
註冊時間: 25日 1月 2007年, 22:23:35

Re: 中國人,外國人又或是什麼都不懂的人/虞美人3

文章CHF狗爺 » 29日 7月 2013年, 03:02:29

中國人,外國人又或是什麼都不懂的人/虞美人3

今古中語演變極大。卻有脈絡可循。一個簡單卻不完全精確的了解可以協助我們:平音約為今日國語的一聲二聲,仄音約為三聲四聲。和中古漢語的吻合度,以示意來講約為65~70%。從戈載的詞林正韻中,可以看到比較古老的平仄音韻。尤其是入音散入其他平上去的情形,以及依然為入音的字。
朋友參考了。
CHF狗爺
筆友.
 
文章: 3805
註冊時間: 25日 1月 2007年, 22:23:35

Re: 中國人,外國人又或是什麼都不懂的人/虞美人4

文章CHF狗爺 » 29日 7月 2013年, 04:24:47

中國人,外國人又或是什麼都不懂的人/虞美人4

本欄欄主反應,讀後主虞美人詞的時候,無法有讀原文的感覺。我想原因就是前面所講的,吳經熊最大的限度只能翻譯成那樣,無法規律音數,音數無法規律,就無法有音步。英詩欠缺音步,至少在韻律上面,在抑揚頓錯方面,呈現缺陷。林語堂的翻譯也有這個問題。建議欄主用今日國語來看看本詞牌的平仄,體會一下。我核對了本詞牌,剛好平仄音韻能用國語來讀。有些詩詞則不然。例如石在國語中為平音,在中古漢語為仄音,發音也不太相同。如今讀為斜ㄒㄧㄝ,古讀為ㄒㄧㄚ(sia),韻是不同的。這些都須要整合。中華的文藝復興是今古的融合,以及世界的影響,而非斬斷自己的歷史遺產與根苗,然後去適應世界。這個方向極為清楚。

我貼出虞美人詞牌的分析,就是想讓朋友了解,中文的詞,靠著平仄的安排,產生了抑揚頓挫,同時在句尾押韻上的平仄,也反射了情緒之起伏。所以,我們固然不真知道後主這首詞如何分析,卻能感應。因為這是我們的母語文。
最近因為這個話題的討論,我也說過:中語文還要經過一次文藝復興,就能更上層樓。我也開始研討新詩。那是在新舊過渡時期的演進。初步設定在徐志摩和余光中兩人的作品。我讀徐的偶然,看網路上朋友的分析,說是體裁採納了西洋某詩體。也用音步去分析。麻煩出在這是中文,音步很難和英文一樣經營。平仄倒是很重要。偶然是寫得很好一首詩。也看得出來,徐參考了古詩詞的痕跡。

個人無詩才,也常說,談寫詩詞,遜於雍雅樓主兩籌。著意於此,除了讀讀詩詞外,還是明其流變的歷史興趣。

朋友參考。這些都值得我們去探討了。
CHF狗爺
筆友.
 
文章: 3805
註冊時間: 25日 1月 2007年, 22:23:35

Re: 中國人,外國人又或是什麼都不懂的人/虞美人5

文章CHF狗爺 » 29日 7月 2013年, 06:28:07

中國人,外國人又或是什麼都不懂的人/虞美人5

所貼虞美人抄書筆記,也是本園地我寫的主題,紙筆墨的運用中,筆記的作法。A4折半就是A5。六孔活頁有A5尺寸的產品,可使用。
不然A4整張留存,要用Folders以及 Hanging folders系統。整理與保存資料是為學的必要。
CHF狗爺
筆友.
 
文章: 3805
註冊時間: 25日 1月 2007年, 22:23:35

Re: 中國人,外國人又或是什麼都不懂的人/建議

文章CHF狗爺 » 29日 7月 2013年, 09:57:22

中國人,外國人又或是什麼都不懂的人/建議

本欄我也不能久留了。倒是本欄中個人與諸友都寫了一些東西。欄主還是欄主,把本欄設為中西詩詞討論欄也很好。朋友若是能貼一些詩詞經驗,就能裨益眾人。

如我所說,多年來都耗蝕於西學(屬於學校的主修,沒辦法),中詩詞的探求是近五六年的事情。不是很容易的追求。我是盡可能的把經驗說給朋友了解。也未必能盡意。透過討論,朋友知道的會更深。在這個領域裡面,我是從詩經讀起的。此外也不排斥新詩(過去我很排斥)。讓我們多看看新詩的演進,還有哪些還能精進的地方。我自己是把徐志摩和余光中放在優先,其實鄭愁予,席曼蓉應該都是好手。中國的發展我就不太清楚了。

筆閣慢慢形成了各各山頭,也是自然演變。我真希望有些專欄是Public domains。這樣比較能交流。我們常常講,玩筆必然要寫字,寫字除了書法外,詩詞不是也很好的材料嗎?把筆和詩詞結合起來,雅事也。詩詞天地寬,壺中日月長。古人這種消遣,我看很好。

此處再介紹再介紹一本書:蔡平立的詩的寫法。蔡受日本教育,又接觸中華詩詞。在引導方法上,具有中日兩文化的詩詞經驗。也具有日本人循序以進的好德行。雖然他本人並非很具詩才。這本書可以很具指導價值的。

好了,謝謝朋友。
CHF狗爺
筆友.
 
文章: 3805
註冊時間: 25日 1月 2007年, 22:23:35

Re: 中國人,外國人又或是什麼都不懂的人

文章CHF狗爺 » 29日 7月 2013年, 14:23:08

一些更正
今古中語演變極大。卻有脈絡可循。一個簡單卻不完全精確的了解可以協助我們:平音約為今日國語的一聲二聲,仄音約為三聲四聲。和中古漢語的吻合度,以示意來講約為65~70%。


前說怕有誤會,在此更正。

我說的以示意來講約為65~70%,指的是平仄吻合度。根據切出來中古字音,以及盡可能找到的語言學者的重現中古漢語,與今語相差很大。字族的位移很多。但未必是閩南語。閩南語保留古音卻是事實。

這方面,我認為我們不須遵照中古漢語寫詩詞了。我們使用今日國語就行了。有時候還是查查韻書,知道今語和古語的差別。尤其是比較重視的詩詞創作。

******************

下面我再貼一段我的筆記,談到閩南語保留的古音。僅為推測。個人不是語言學家,不敢保證有效性。參考:

上次返台,客居於門生去世母親的公寓。書架上有佩文韻府整套。隨便翻一頁,恰好是貴韻,貴韻之下有字為氣。
以今語讀之,貴為ㄍㄨㄟˋ,氣為ㄑㄧˋ。兩者絕非同韻。若是閩南語讀氣為ㄎㄨㄟˇ。ㄨㄟ之發音同,ㄍ和ㄎ是鄰近音族。兩者在同一韻,毫無奇怪可言。

然而,我們也要了解,閩南,自古地處較偏,離中原甚遠。在地緣上,其方言接近越語, 春秋戰國時代,閩南方言就保有當時語言若干,大唐時代,閩南承受教化,保有相當漢語,最顯著的就是閩南雅語。加上歷代少戰禍,北方胡族南下,很難鞭及閩南地區。當中原胡漢混合(胡漢均為名辭,無褒貶)時,閩南方言受到影響較少。這就是今日國語在讀古書時,音韻不足之處,可參考閩南方言的利便。

如閩南方言一般,保留中古漢語,甚至先秦古語者,不只閩南方言,尚有多種。均成為後人研究漢語之活化石。閩南語有自己的地緣影響,閩南語絕非昔日唐語。
CHF狗爺
筆友.
 
文章: 3805
註冊時間: 25日 1月 2007年, 22:23:35

Re: 中國人,外國人又或是什麼都不懂的人/休筆

文章CHF狗爺 » 29日 7月 2013年, 15:44:30

中國人,外國人又或是什麼都不懂的人/休筆

本欄我在此休筆。上次因為欄主問了問題,所以回覆如上。檢視了兩遍。所說大致沒錯。該介紹的入門書也都列出來了。

英詩,我列了幾本書,都是早年至今接觸的東西。卻沒多談英詩。重點還是在中詩詞從古到今的蛻變上面。

我認為上古到中古漢語已經過去了,猶如古拉丁文一樣。但是中文和中語依然綿延。這是身為此文化的每一個人的福氣。後日中華的文藝復興,必然在有大唐格局的氣勢下才能發生。所用語言由今日國語再度演變,所用文字依然自古至今,在詩詞上,本質與舊詩詞事有連繫的,還要適應世界的文學。那將會是更好的,更有優雅(Gracefull as well as elegant)中文。卻具有自己的特質,並非民國初年搞的白話運動/新文化運動那樣沒自信。這是我心中的夢。

此處也回應Yuan 1
Yuan 1 寫
很早以前的時候,也常在網路上筆戰。
當時有個前輩是這麼跟我說的" 別和豬打架,不管輸或贏,你只會得到滿身的泥巴"。
至於有沒有從此不再好戰.....我覺的也差不多,只是打字前會這句話會自動的浮現在腦袋中 :o

我們幾年前也有討論。這次談鉛筆,意見也未必一樣,可是,你有沒有發現,我們不是兩支豬抱在泥地上打架。對吧。討論態度要很注意。我要是不拿出2mm鉛筆試試看。發覺你講的對。粗 一點還很好寫。我們就開始吵。那就是兩隻泥地的豬。
人人該警惕。好好的論壇,和氣的討論。朋友講的經驗,自己先體驗看看才發言。說錯了也無妨。這個專欄,會有成果的。這種事不再發生了。我停筆了。朋友慢談。

朋友也可以貼手抄詩詞,也是練字嘜。中英文詩詞都行。然後講解和賞析。那大家有福了。如何?目前一般人的賞析,不談結構,不談格律。這樣不好。賞析加上分析結構與講解,這樣才好。一點愚見。貢獻。

謝謝。這次休筆舊不再寫了。我累了。相信欄主能體會後主虞美人詞為何有感應,英譯沒感應的原因了。
CHF狗爺
筆友.
 
文章: 3805
註冊時間: 25日 1月 2007年, 22:23:35

Re: 中國人,外國人又或是什麼都不懂的人

文章garylro » 31日 7月 2013年, 20:38:56

謝謝CHF狗爺以及dale的回覆以及建議
尤其是建議的書籍這方面真的是解決了我一大困擾
面對書局內那良莠不齊的著作,真的是會令人卻步
再次謝謝兩位
garylro
 
文章: 1
註冊時間: 18日 12月 2011年, 00:08:25

Re: 中國人,外國人又或是什麼都不懂的人/探討

文章CHF狗爺 » 19日 8月 2013年, 18:30:31

有關近代新詩與傳統詩詞/主流英詩之間的關係

此處因為討論到傳統詩詞一句為一句,英詩一句未必為一句這個 hypothesis (待探討的假設)。更因為此處自己的議論,延伸到新詩的了解。這些時候,由於寫陸小曼、林徽音、徐志摩三人的事情,多追加了一個PhaseIII,用徐志摩和林徽因得新詩,來看看她們受到英詩的影響,以及徐志摩如何運用傳統詩詞與英詩揉合,成功的寫下:《再別康橋》﹑《偶然》;林徽因完全仿照英詩斷行,尤其大量使用跨行銜接(enjambment),造成了支離破碎和拗口。這些線索可以看到新詩還須演變才能成熟。文章頗長。

我已經寫完了。全文從中文特點與英詩特質,剖析了徐志摩和林徽音的新詩。所寫即為所見。原文甚長,越寫越像中文研究所的論文了。失去了我想笑談古今事的初衷。完成後,我貼在我的部落格裡面。朋友有興趣,可以去看看。

我認為見解未必都正確,卻大膽提出意見。這方面我有相當信心。

如下:
http://tw.myblog.yahoo.com/jw!g_b1dXuRG ... &next=4527

在PhaseI和PhaseII所談為三人問題。我沒有找到一手史料。只根據二首資料,嘗試客觀看事情。平生甚少談男女愛情的細節。此次我談還是初次呢。自認不太懂得,猶豫所寫招致批評。大家各有意見了。

原文甚長。不適合此處發表。
CHF狗爺
筆友.
 
文章: 3805
註冊時間: 25日 1月 2007年, 22:23:35

Re: 中國人,外國人又或是什麼都不懂的人

文章dale » 19日 8月 2013年, 21:44:52

CHF狗爺 寫:她不了解這是英文結構問題,英文就算是詩,也必須滿足五大句型的要求,往往一句甚長,卻為了音數整齊,必須半腰斷行,音數整齊後,才能安排音步(feet),音步經營抑揚頓挫以及韻律。

這個結論滿怪的。無論是有固定格式的詩(closed form)或所謂格式自由的詩(open form),都有 enjambment 的情況。如何善用 enjambment 須看作者的打算,看他如何控制讀者的注意力而定。這才是「本」。我在第 91168 篇已經提過:
因為「行」和「句」的不同,其間差異會讓讀者在閱讀時,因為前一行的行末至下一行的行初之間的距離,必然遲滯,而把注意力放在行末或行初。這是作者掌握讀者注意力的基本方法。


當然創作難免有難關,有時候過不去就只能牽就。但讓作者把意思說明白,讓讀者把注意力放在對的地方,才是「本」,才是「目的」;enjambment 倒不是因為句子太長才去切的。
頭像
dale
 
文章: 5
註冊時間: 22日 6月 2013年, 21:50:26

Re: 中國人,外國人又或是什麼都不懂的人/回應Dale

文章CHF狗爺 » 20日 8月 2013年, 11:05:58

回應Dale以及此處朋友:

- 有關英詩一行往往不是一句,不必爭執。我說的視實際情況。
- 個人最大的致知優點就是能快速掌握全局,與概括理解,包括抽象的東西。並非天天都去把東西拆散零星後來分析。此處所談,是知其所以然的努力。並非切割零散。
- 個人嘗試寫過英詩。畢竟對此語文的敏感度不足,從無佳作。對於詩詞賦曲都能寫作,也寫過。因為詩詞才氣不足,沒有時常的去寫。對於新詩從未嘗試。最近才讀一些新詩。


惜字大詩(Master Willam Wordsworth)寫過一首小詩,廣為大學英文系文選所中意-A Complaint。這首詩使用了三處跨行銜接(enjambment)。其中之一如下:
What matter? if the waters sleep
In silence and obscurity.

我們談到英詩攔腰斷行,並沒說斷行可以隨便。而是說,英語文不完全能夠在一行中表達一句。這是這種語文的本質。同樣是多音節的日本語文,很難怎樣押韻,那也是該語文的本質。形成韻文時,和歌音數為5-7-5-7-7共31音數;俳句為5-7-5共17音數。為何形成用音數經營韻文這種格式,那要問問日語文的本質是甚麼。此處,不談日本語文本質,僅談英語文的本質與英詩格式

惜字大師上兩行的詩句攔腰截斷,保持了音數的整齊。問問折斷處為何是這樣?那就要回歸到英語文的文法和修辭。如此折斷,為了凸顯 silence and obscurity的概念。假如我們把兩行合併了,誰能說那不是英文散文呢?如下:

What matter? if the waters sleep in silence and obscurity.

由格式可見,英文的散文和詩的界線並非很明顯。英詩構成是詩,在於音數的韻律和每行的押韻。當然,此處的跨行銜接,有修辭學的考量,把In silence and obscurity另成一行,吸引讀者對silence and obscurity的意象的注意。我們不會講惜字大師是隨便斷行。卻也看到,基於英語文的特質,他往往很難經營一行就一句的詩篇,猶如日文少了十七音數,寫不出俳句是一樣的道理。中華詩詞無此困難。

問問日本俳句為何17音數?那是日語文的特性,少於17音數,很難寫出俳句了,為了日本韻文的完整,日人至今仍保留漢詩。在漢詩中,他們不受限於俳句的限制。我們可以說,日本韻文並不缺表達工具,不過結合了日語的和歌/俳句,與唐詩,不管昔日的上杉謙信到今日,日本漢詩從未斷絕。英詩只能在英語文的範圍內經營。也必須守住英語文文法(略為違反,應該不在例外,不能差太多了)。它的格式當然受該語文節制。英詩一行往往不是一句,並非是缺陷,而是語文本質。根據文法和修辭原理,英詩在攔腰截斷時,很有考教,那也是必然。每一個民族的語文,都經過該族人民充足的演化。那裏有弱點,都會有補償的。喜不喜歡英詩,那看各人了。這幾年不太讀英詩。不管你一行是一句,或一行不是一句,都很懶得讀了。

下面就是當代日本墨客寫的漢詩,檢討了昔日日本發動戰爭的無謂。和中華唐詩作品無兩樣。保留漢詩,基於日本韻文完整性的需要。單靠日語顯得不足。這是日本依然維持2600於漢字的原因之一。

七律・削竿揭木         東京都 石倉鮟鱇

日本穿衣風雨濡,削竿揭木就征途。東航艦隊失空母,西寇中國作暴徒。
北馬滿州嘶凍土,南船戰略枉鵬圖。泰平長存眞堪樂,莫忘昔年萬骨枯。


現在讓我們轉回來看看,濟慈(John Keats)寫的 To Homer的前四行:

To Homer By John Keats

1 Standing aloof in giant ignorance, A
2 Of thee I hear and of the Cyclades , B
3 As one who sits ashore and longs perchance A--> enjambment
4 To visit dolphin-coral in deep seas. B

這四行其實是一句英文句子。當然不會四行是四個句子。每句必含一個主詞與一個動詞。為了滿足這個要求,英文文法有一半都在維護此要求。

這四行第一行,斷行在一個複合句子的前半段,行尾不但有押韻,而且有逗點來指示本句未完。

於是在展開時成為:
Standing aloof in giant ignorance, of thee I hear and of the Cyclade,

我們看到 of thee I hear and of the Cyclade是倒裝,倒裝目的在於凸顯
of thee,同時由of thee,提醒讀者注意另一個 of the Cyclade。

還原當代英文,當為:
Standing aloof in giant ignorance, I hear of you and of the Cyclade,

本句到此為止就能是一個句子。但是濟慈在第二行依然使用逗點。原因是第三句使用子句來延長句意,子句內的動詞不算是一個句子裡面的第二動詞。這是英語文避免延長句意,而違反了一個句子裡面只有一個動詞的原則產生的辦法。

於是本詩句變成:
Standing aloof in giant ignorance, I hear of you and of the Cyclade, as one who sits ashore and longs perchance
我們看到第三行的最後一字perchance沒有標點,因為這個子句句意未完成。採用了跨行銜接(enjambment)。為何在此斷行?因為切斷處並未突兀。第四行的
To visit dolphin-coral in deep seas.是不定詞字串,補充who sits ashore and
longs perchance之不足。不定詞字串也是用來避免一句字中兩動詞的錯誤。斷行在此並非隨便。乃是有考量的,不辯自明。

把第四納入後,成為:
Standing aloof in giant ignorance, I hear of you and of the Cyclade, as one
who sits ashore and longs perchance to visit dolphin-coral in deep seas.

第三行行尾不能有標點,所以是跨行銜接(enjambment)第四行。第四行是子句裡面的補充說明,濟慈斷行處,是最恰當的地方。第四行本質不定詞字串。僅僅是個字串,本身不能獨立。本句頗複雜,合併後可以看到濟慈不含糊。本句主詞為I,動詞為 hear。不多也不少。到了第四行,構成一個句子,於是句尾為句點。

沒有人講,讀詩不要概括和整體的了解,也沒人說:為何要拆解分析呢,那是多此一舉。個人身受先賢讀書態度的影響,一向知其然,並知其所以然。以上的拆解正是個人在台教授高階英文的作法。拆解英詩,是要他們體悟英語文一定有文法,省略有省略規則。不然,初次改學員英文作文時,一句英文可以有很多逗點,裡面含有很多動詞。上述的分析就是知其所以然的態度,沒有人能質疑那是錯的。尤其面對至少大學畢業,甚至是碩士/博士學員時,高階英文課沒那麼容易上。教一首英文詩,只要他們概括瞭解詩中的意像,那是不能滿足學者的。

個人所說:中詩詞一行就是一句或兩句,每句自充且足,英詩一行未必是一句,有錯嗎?講得是事實,且能找出例證,證諸於英文文法和修辭原理。立論並未信口胡說。用之於教學,自認這是很好的教材和題材。

以前,柏楊和他的妻子爭論詩詞,柏楊說詩詞要有格律(這也是新月派詩者的主張之一,聞一多提出的),他的妻子講,當代的詩詞已經進化到了自由體,也可以沒格律。我和柏楊的概念比較接近的。當代或許有自由體。只是我感覺生也有涯,沒時間去領教了。正如今日流行歌曲,不管內容如何,每一句都押韻,甚至可以害意。人們說那就是當代的宋詞,我也沒意見。點燈夜讀時,還是讀蘇軾和彥幾道的宋詞。當代流行曲隨意聽聽罷了。這是個人抉擇。個人從未把當代流行曲歌詞,視為是宋詞。有些寫得較好的歌詞例外。

這三年時常聽專家錄製的英詩朗讀,朗讀時,Readers並非在英詩斷行處停頓,而是把每一句念完,再接一句。有時根本無法感受到英詩每行的押韻。Readers在朗讀過程中,加入了很生動的intonation (未必按照機械性的抑揚格等來朗讀)。使得所讀詩詞栩栩如生。個人認為這樣就很好了。卻因為朗讀速度為正常速度,無法比對其標點音值。個人認為形成文字的詩,是靠視覺進入認知的,與化為聲音,靠聽覺認知者不同。前者有形式之美,一如聞一多昔日所說。然而也有一種腹案:假設把幾折之間的停頓音值設為全音符,每句句點的時值為1/4音符,每行行尾音值設為1/8音符。如此可得聽覺上感知各行的押韻。僅為設想,沒有實驗過。在聽朗讀的經驗中,沒有聽過按照各行斷行處來停頓的。可見英詩和英文散文與英語一般,都是以句子為一單位的。如此,中華詩詞可以滿足此要求。事實上,經過百年以上的生疏,我等已經不很知道如何吟誦中華詩詞了。那種吟誦,我曾屢次聽過先母的作法,類似於昆曲演唱,不過她是是用河南官話為之。
* 所談音符是按比例的意思,不是一定要按西洋音樂的音符時值。

在個人學是領域中,英語文一直都不是強項。只音過去有幾年在台灣教授高階英文,教學相長。多了經驗。但是在西洋史學中,倒是讀了很多歐西詩詞。依然是史學,不是文學。盡管如此,也無心虛,不敢談文學與詩詞。只不過畢生為學基礎就是史學罷了。






有關徐志摩和林徽因的新詩細節,可參看我在部落格所寫。此處不談。僅僅節錄一段,談到林徽因所寫:別丟掉這首詩。認為這首詩流露真情,不需要特意分析她寫的詩好或不好了。


此處不探討林徽音到底愛不愛徐志摩,或者兩人間到底有甚麼事。只肯定林徽因在徐志摩生前就和他學新詩寫作,徐志摩死後,隨著境遇的改變,把徐志摩當成是心靈泊港就夠了。林徽因就算有虛榮,卻沒有虛偽、此數介紹她的一首詩,反射得是真情。就算她寫得新詩有缺陷,缺陷在於她不能融通中西詩詞。本詩的真情無涉寫作技巧,我認為是一首很感人的詩。

《別丟掉》 林徽音 1936年3月15

這一把過往的熱情,

現在流水似的,

輕輕

在幽冷的山泉底,

在黑夜 在松林,

歎息似的渺茫,

你仍要保存著那真!



一樣是月明,

一樣是隔山燈火,

滿天的星,

只使人不見,

夢似的掛起,

你問黑夜要回

那一句話 — 你仍得相信

山谷中留著
有那回音!
林徽音這首詩,當然是寫給徐志摩的。她心中懷念徐志摩的就是他的「真」,她當徐志摩沒死,「你仍要保存著那真!」,若說林徽音愛著徐志摩,就是愛他的真。濟慈在詩中講:Truth is Beauty and Beauty is Truth,這是支持他在肺病的消耗中依然的追求。

不管林徽音是否精於經營意像,本詩在真情趨使下,她經營了隱喻(Metaphor):

你問黑夜要回

那一句話 — 你仍得相信

山谷中留著
有那回音!
林徽音想到了神話中,Echo妾隨君,卻啞口難言的痛苦。要徐志摩像山谷要回當年他講的話,那句話也就是Echo想說的,卻無從開口。那句話就是林徽音給徐志摩的回音。由於她過去叫做林徽音,而非林徽因。所以本文在談到她和徐志摩的情感時,都用林徽音,徽音就是回音!其中都是真。沒絲毫虛假。
CHF狗爺
筆友.
 
文章: 3805
註冊時間: 25日 1月 2007年, 22:23:35

Re: 中國人,外國人又或是什麼都不懂的人/回 Dale2

文章CHF狗爺 » 20日 8月 2013年, 12:15:48

中國人,外國人又或是什麼都不懂的人/回Dale2

沒有人敢講,英詩一句不需要斷行。下面濟慈斷成四行的一句話,能夠不斷行嗎?不斷行像詩嗎?他這個句子,是用了倒裝強調的修辭,斷行以後,強調了他想強調的字串。
去爭執,跨行銜接(Enjambment),並不是為了斷行,這個說法並不完全對的原因在於英詩基於其本質,很難不斷行就能表達一句的含意。但是,詩人補強了這種弱點,斷行處,不是複合句,就是可以斷行的字串之前來斷行,如此,不至於突兀。更凸顯修辭的意義。所以我說,這沒有甚麼好爭執的。我並非完全不懂英語文語文法和修辭,在此強掰。我是說得出道理的。

濟慈寫的四行詩句,就是一句英文,試問,他能不斷行嗎?不斷的話,他能維持每行都是幾十個音數的句子嗎?事實上,十四行詩,最常見的音數就是一行十音數。我們可用日本俳句來對照想想。這是很長的一句。要斷時候,他斷的很好就是了。斷得很好的經驗,為詩家學習後,能行成慣性,成為作詩的方法了,也不在例外。
濟慈的一句話,四行如下:
Standing aloof in giant ignorance, I hear of you and of the Cyclade, as one
who sits ashore and longs perchance to visit dolphin-coral in deep seas.
*我根據中英文翻譯的經驗,就算中文白話文,十個字(十音數)足夠成一句了,要用英文表達當不只十個字(多於十音數)。英文有此性質。所以英詩一行若是音數在十音數或更少時,根本很難構成一句。看看俳句的 5-7-5 音數,中文五音數為五字,五言詩在中文沒問題,在多音節的日文的五音數是很緊湊了。英文一行的音數若是弄成五音數,能寫幾個字呢?兩三字吧,那能是一句嗎?能成一句時,幾十個音數,還是詩嗎?我們先思考這個問題才講別的。

至於個人喜愛中華詩詞,不愛讀英詩,那是個人抉擇了。也不是讀不懂英詩和英文才這樣講。個人走在人生道路的後期,十分後悔平生花了大功夫弄英語文,過去走得道路還時常要用英語文,還在多城待了二十六年。後悔也沒用。文化上必然的落葉歸根,有甚麼對和錯呢?目前只要有家人或親友在,講英語的場合也都是閉嘴,由他們去扯了,扯不通我才會去講。

大家能了解我講的就行了。本來這是不夠誠爭執的。
CHF狗爺
筆友.
 
文章: 3805
註冊時間: 25日 1月 2007年, 22:23:35

Re: 中國人,外國人又或是什麼都不懂的人

文章dale » 20日 8月 2013年, 12:29:30

是的,英文詩的一行未必就是一句;是的,英文詩朗讀時,讀的是句。這些觀察我都沒有辯駁過,甚至在這個討論串中也說明過。

你的問題在於,你由這些觀察得到的結論,以及你自己想出來的因果關係,幾乎都是錯的。錯誤的結論不會因為正確的觀察連帶變得正確。
頭像
dale
 
文章: 5
註冊時間: 22日 6月 2013年, 21:50:26

Re: 中國人,外國人又或是什麼都不懂的人/回 Dale3

文章CHF狗爺 » 20日 8月 2013年, 12:30:42

中國人,外國人又或是什麼都不懂的人/回 Dale3

我想,英詩構成英詩音數韻律感覺,一行音數以八音數或十音數的原因很簡單,英文若是一句二三十個音數,對於讀者的記憶是個考驗,讀完第一句,讀第二句時,已經遺忘了第一句的音數和押韻了。對任何語言來講,這個現象都一樣成立。斷行有必要。

中詩的負載力強,唐詩以五或七言(也就是五音數和七音數)就夠了。這是我很偏愛中文的原因之一。

此外,我們看到中文經過演進後,字頭子音和字尾子音形成游離的現象已經沒有了。英文不然,字首子音如gnat的g已經萎縮了,字尾子音形成游離子音所在多有,如student的t。但是形成音數的計算,游離子音是不上算的。這在語言的辨識度上和中文是有差別的。中文在古代,既有字首也有字尾子音的。我們別搞錯了。此外也要知道,英詩計算音數,是靠 syllable計算的,中文一個字就是一個syllable。
CHF狗爺
筆友.
 
文章: 3805
註冊時間: 25日 1月 2007年, 22:23:35

Re: 中國人,外國人又或是什麼都不懂的人

文章CHF狗爺 » 20日 8月 2013年, 12:32:57

好了。
只告訴你,我沒去想像,或是想像錯誤。就那麼簡單。
對於音韻的東西,都下過功夫思考過了。不能肯定的就算假設,能肯定的就是陳述。
對於錯,並非你來評斷的。
CHF狗爺
筆友.
 
文章: 3805
註冊時間: 25日 1月 2007年, 22:23:35

上一頁下一頁

回到 談天說地

誰在線上

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: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

cron